如果就是高傲,那又怎样?

本来就不需要因为整个台湾都在抢江惠的票,我就非得也要说自己是她多幺死忠的歌迷。或是,整个网路都在疯传马云语录,我就一定也要赞同他讲的话。

所以我很坦白的跟「The Beatles,Tomorrow」的策展人之一 梁浩轩 说:「我对披头四的音乐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是一种练习,坦白练习。

近几年我很刻意的,在表达「感受」之前,会在心里先问一问自己,然后垫垫那个真实的答案,究竟有多少能开诚布公的放在彼此面前。最后呈现出的那个答案,因人、因状况而异,譬如,我后来就接着说:「但是我对这个展览非常有兴趣。」。

因为我们是在一个公开的访问中,我是主持人,他是我的来宾,再因为我是真的对他的展览很有兴趣。

最重要的是,我已经让自己得到了心里最原始的那个真实的答案,「我的确对披头四没感觉」。

我不会因为披头四地位的崇高,以及我正在访问策展人,就得告诉自己和大家「我也真的好喜欢披头四」。

「坦白练习」源自于好久以前,我开始接触时尚精品活动之后。

通常是这样的:先去品牌选一套自己喜欢的打扮,选好的一切就送我。然后,到了活动当天,穿上那身衣裳、鞋子、包包,到会场让记者拍个照,作访问,工作就完成了。

但每次回到家,看着脱下来的那身行头,我都会有好强烈的空虚感。

在活动现场,常常得表现出是品牌爱用者的模样,但其实,很多品牌我不但没感觉,甚至还觉得很丑。

但是当场面话一直说、一直说、一直说之后,就被催眠了,渐渐的,会真心认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选一个当季最流行的包包。

因为「大家都这幺说」。

所以当我脱下华服、卸了妆,我等于什幺都没有了,只剩下「大家都这幺说」的一切。

我非常讨厌那样的自己。

这也很像上谈话节目,当你知道讲出来的话,效果比事实重要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加油添醋,只为了博得製作人的讚美,结果讲了一堆假话、做了一堆假表情。离开摄影棚就已经开始讨厌自已了。

这些并不是他们的错,重点是我自己。因为「我没有自己的答案」。

当有了自己的答案之后,该留多少在心中,该说多少份量出去,这就再因各种状况不同而有不同的选择,但是,话说出口前,一定要有自己那份真实的答案,并且,绝不谎称自己的感受。这是现在的我很坚持的。

近年观察到一个现象,愈来愈多的人,心里面是没有自己的答案的。

譬如,台北人们用选票落实了心中那对「坦白」「直率」的期盼,所以选出了性格直爽的柯文哲,放弃了婉转迂迴的连胜文。但是很快的,只要柯文哲一旦说出没礼貌的、歧视性的字眼,大家又一片挞伐。

眼下的状况看来,似乎是一步步的把柯文哲市长训练成一个用字遣词小心翼翼的人不可了,因为「他现在是市长,说话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大家现在都这幺说。

那幺,台北人究竟是想要坦白直率的新鲜空气,还是其实真心喜欢的依然是传统的温儒迂迴?或是,只是不想选那两个党。但,不是说选人不选党吗?

这只是一个例子,无关政治。

最近,台北人又因为豪宅住户到底容不容得下买不起豪宅的租户,闹得沸腾。有人在脸书上发洩了情绪,大骂台北有钱人真的很自私。接下来就是被骂的台北人不爽,但是这些不爽的台北有钱人,还是无法直接给个答案:到底欢不欢迎买不起房子的人当邻居呢?

用台北举例,是因为我刚好就住在台北,也刚好最近正在发生。

同样的,喜欢披头四的人无法接受小野洋子的艺术风格,他们不承认自己喜欢的歌曲,其实部份是因为自己的偶像受她影响而来的。他们讚美披头四,却嘲笑晚年洋子的丑态,甚至把分裂怪罪于她。

喜欢电影的人不知道该怎幺谈论张作骥导演的性侵案。他们爱死了张导的作品,讚美当中的真实与不可多得的细腻情感,可是这些声音,在张导刑期定谳后,全都成了尖语酸文。

现在大家好像只能说「大家都能接受」的话,却不能接受自己内心最原始的真实答案。

当需要给答案的时候,当需要发声的时候,先问问自己,你最真实的答案是什幺吧。

如果就是高傲,为什幺不能高傲的理直气壮?如果就是喜欢八股,那又何妨?

接受那个答案吧,那才是你最应该尊重的声音。

后话,那个「The Beatles,Tomorrow」的展览,我赶在最后一天去看了。我是为了小野洋子去的,那也是我唯一感兴趣的地方。洋子的照片不多,但却有她和蓝侬的结婚相册。展览空间以年代最为区隔,明显的可以看到当洋子出现在蓝侬身边后,整个披头四的变化。在我这「外人」看来(如果以非披头四粉丝来说的话),她的出现,实则让这四个男生的灵魂做了很大的释放。展览很好看,看到手稿和当年留下的原版唱片时我真捨不得走。

最后一天展览是星期一,我下午四点到,以为应该没人了,却还是人潮一波波。其中最大的族群,竟然是比我年轻至少十几岁以上的下个世代的人,我很讶异。

虽然大部份的他们自拍的时间比看着展品的时间多很多。

到底是真心喜欢披头四的音乐?想来看看五月天玛莎策的展?好奇?喜欢营造文青形象?为了上传脸书、部落格?看了之后的感觉呢?觉得无聊?感动?

啊,突然好想知道大家心里面真实的答案喔。

如果就是高傲,那又怎样?

如果就是高傲,那又怎样?

我在照片里跟洋子合照了。


上一篇: 下一篇: